技术人才培养可尝试委托管理模式

在保持职业院校产权属性、行政区划和隶属关系不变的前提下,由政府出任委托方,将有托管需求的职业院校的办学管理责任委托给企业、行业、名师巧匠等组织和个人,依托其资源优势,加强对职校生技术技能的培训,同时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对托管工作进行检测和评价。

  长期以来,“校企合作”被认为是职业院校和企业联合培育技术技能人才的典型范式,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在具体的推进过程中,往往会出现“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局面,即职业院校积极寻求合作企业,但企业的参与意愿却颇为勉强,“校企合作”应有的育人效果尚未完全释放。

  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进一步深化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机制改革、创新技术技能人才教育培训模式”,特别指出要“促进企业和职业院校成为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的‘双主体’”。这些指导意见,从本质上讲,就是要推动企业所拥有的、可被利用的资源向教育领域跨界流动,与职业院校现有的教学条件形成合力,共同培养技术技能人才。那么,“校企合作”除了传统的“订单培养”、“顶岗实习”等方式以外,采用何种方式可以更加深化双方的合作、最大限度发挥企业资源的育人功能?除企业外,采用何种机制可以引入更多的资源和主体参与到技术技能人才的培养之中?这是进一步深化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机制改革、创新技术技能人才培育模式的重要突破口,也是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参照国际范围内美国的特许学校、英国的“教育行动区计划”等已有经验,结合国内于2007年启动的“上海市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委托管理”工作所取得的成效,可以发现,“委托管理机制”(以下简称“托管机制”)是推动优质教育资源跨界流动、融合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办学的有效举措。

  “委托管理”是经济学领域的一个概念,主要指受托人接受委托人的委托,按照预先规定的合同,对委托对象进行经营管理的行为。后延至教育领域,是指将学校管理权委托给优质学校、教育中介机构、企业、行业协会等组织机构进行管理、经营的一种方式。面对我国当前改革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机制的紧迫需求,引入“托管机制”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具体做法是,在保持职业院校产权属性、行政区划和隶属关系不变的前提下,由政府出任委托方,将有托管需求的职业院校的办学管理责任委托给企业、行业、名师巧匠等组织和个人,依托其资源优势,加强对职校生技术技能的培训,同时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对托管工作进行检测和评价。

  在职业院校引入“托管机制”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的探索中,需着重考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要明确托管工作中各方主体的功能定位。政府部门作为委托方,同时也是管理方,负责提供经费的支持和外部的监管;企业、行业等作为受托方,负责承接具体的托管工作,将其所具有的、可被利用的优质资源传输给职业院校,着重培养学生的技术技能;职业院校作为受援方,接受托管方的管理和指导,提升人才培养质量;第三方评估机构接受政府的委托,对托管工作的效果进行评估。

  其次要遴选适宜的受托主体。一是要通过资质审核、选定合格的受托方。企业、行业、名师巧匠等组织和个人具备精湛的技术、完备的设施、先进的理念等,是学校教学资源的有益补充,都可以成为承接托管工作的重要力量。但面对良莠不齐的潜在受托方,基于人才培养工作的严谨要求,我们必须设定严格的筛选条件,对企业的实训车间、行业的导师资质、名师巧匠的技艺及传授能力等资质进行审核,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公开公正地选择懂教育、有技艺、重传承的机构或个人承担托管项目。二是要筛选有需求、可托管的职业院校。托管工作并不是面向所有的职业院校,也不见得适用于所有专业、所有教学环节,主要是针对学校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中的薄弱环节展开。通过走访调研,寻找出一些专业师资欠缺、教学设备老化、实训基地紧张、专业设置与产业发展需求不协调的学校,将其列为重点受援对象,并进一步筛选出适宜企业、行业等参与的教学环节,合成托管项目,将这部分人才培养的责任转移出来。

  再次要制定科学的托管方案。一方面,作为支援方,企业、行业、名师巧匠等组织和个人,应明确自身在人才培养方面可以提供哪些资源支持,是技术与理念还是设备与场所?另一方面,作为受援方,职业院校要清楚自身的问题及需求,是专业教师短缺、实训设备陈旧还是人才输出与劳动力市场需求脱节?在确定了支援方可以提供什么、受援方迫切需要什么的基础上,匹配双方的供给与需求,着重寻求支援方的强项和受援方的弱项之间的契合点,进一步明确托管目标,形成详尽的托管方案。

  最后要建立“管”、“办”、“评”分离的联动机制。“管”、“办”、“评”三者分离并联动,是托管工作顺利运行的机制保障。“管”由政府部门负责,选择受托方、受援学校与评估机构,承担托管费用,并根据第三方评估机构提供的评估报告,对受托方的托管工作进行奖励或问责。“办”是由受托方和受援学校共同参与,其中作为受托方与支援方的企业、行业、名师工匠等组织和个人是托管方案的实施主体,向受援学校提供技术、设备、场所、理念等的传输;作为受援学校,则主要是配合支援方的工作,承接其传输的各种资源,用于建设自身的薄弱环节。“评”由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进行,主要是根据托管方案的规定,对受援学校展开检测和评估,检验托管目标的达成情况,并形成评估报告递交政府部门。至此,“管”、“办”、“评”三者既相互独立又相互制约,形成科学、高效的运行机制,确保托管工作有效运转。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职业教育研究中心)